草莓向日葵ap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芝罘湾这个地方在唐代曾经是胶东半岛的重要贸易港口之一,海上丝绸之路在渤海地区的起点就在此处。不过到明代实施海禁之后,这里的海港也就成了摆设慢慢荒废,直到前些年才逐渐开始有来自江浙的海商在芝罘岛重建码头和商栈,甚至对岛上历史十分古老的阳主庙也出钱进行了翻修。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登莱之乱,让本地民众和外来客商都跑了个精光,假以时日,这地方其实很有机会恢复到以前的繁华景象。

以前北上来此的南方商船船队自然也带着不少武装护卫人员,但却从未有过类似这样将道路完封锁的举动,更别说表现出对官军横眉立目的态度了。冯飞自从在奇山所上任以来,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当下也是气得不轻,便派手下上前询问这究竟是什么状况。

“海汉人?”

片刻之后,冯飞得到了手下带回来的信息,目前在芝罘岛驻扎的这支船队部是来自海汉,他们在芝罘岛落脚的目的是为了在此兴建商港和定居点,准备今后在此长期扎根。

海汉人这个名头,冯飞倒是听说过,近几年从南方贩运过来的商品中,有不少就是产自海汉人之手。对于这个群体,冯飞只知道这是一群海外汉人后裔,据说能工巧匠极多,而且精于贸易,富可敌国。但以前从未有海汉人来到登州府,冯飞对海汉的认识也就仅限于那些晶莹剔透的玻璃制品。而眼前所见与传闻大相径庭,这些海汉人根本不像工匠或商人,更像是武装民团之类的组织。

芝罘岛虽然目前是个荒岛,但也还是奇山所的辖区,冯飞职责所在,当然不可能对这种占山为王式的举动视而不见,当下策马上前,提高了嗓门大声道:“本官乃奇山所千户冯飞,管事之人,速速出来与本官相见!”

冯飞又喊了两遍,才看到从其中一处沙包掩体后面走出来一个矮壮汉子,向自己这边抱了抱拳道:“在下高桥南,见过冯大人!”

冯飞见这人态度桀骜,似乎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当下怒道:“可知此地乃大明国土,此处需守大明律法?还不速速撤去路障,引领本官去见家主人!”

高桥南应道:“冯大人,不用这么激动,想见我家主人没问题,但必须请的部下留在这里。”

“好大的口气!”冯飞马鞭一扬,指向高桥南道:“这恶仆,小心给主人家惹来麻烦!”

“冯大人,我家主人身份高贵,在南方就算是总兵、知府,想见我家主人也得先行预约才行,是考虑到冯大人在本地的影响力,才愿意给出一个见面的机会。”高桥南傲然道:“冯大人如果觉得接受不了,那就早些回去吧,慢走不送!”

韩范短发个性美女高冷范写真图片

“……”冯飞一口气涌上头顶,很想立刻下令让部下发动冲锋,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先抓起来再说。但他也注意到对方在这封锁线上部署的武装人员似乎并不比自己带来的明军少,而且对方清一色地装备了火铳,单以武器而论,比自己带的这帮卫所军可要好多了。要是对方真的死脑筋要开干,那自己带的这帮人恐怕要吃大亏。

“冯大人,在下劝谨慎一些,不要尝试用武力手段来解决问题。”对方仿佛看透了冯飞脑子里的想法,居然还不慌不忙地劝道:“我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做生意,不是为了打仗,但如果有人想用武力欺压我们,那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使用武力进行还击。我们在南方曾经遇到过不少自不量力的人,如今这些人的坟头草大概都有三尺高了!”

冯飞攥着马鞭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对方的这种狂妄语气让他感到难以接受,他很想告诉对方,自己也是上过战场拼杀过的武将,岂会被简单几句话就威胁到,当初攻打叛军占领的登州城,那也是尸山血海一路踏过来的,这民团再怎么厉害,想跟官军斗,那还不是找死?

冯飞话都到嘴边了,忽然看到对面的沙袋掩体纷纷如同长了脚一般左右移开,仔细看原来这些沙袋都是堆在小轮平板车上,可以较为轻便地移动,这掩体可覆盖的范围和角度可就相当大了。但这还并非让他最感到吃惊的事,沙袋掩体背后露出来一门门的小口径火炮,才是让冯飞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

如果这些炮都是真的而非样子货,那这所谓的民团,在武器配置上已经面超越奇山所的驻军了。要知道奇山所城总共才四门佛郎机炮,而眼下目力所及的地方,对方有意显露出来的火炮就已经超过十门了。而装备了火炮这种大杀伤力武器之后,双方的兵力对比就失去了大部分意义,冯飞现在就算有多一倍的人可用,也不敢轻易下达作战指令了。

受到冲击的不仅仅是带兵的冯飞,在其身后的明军士兵们也不可避免地被这一幕吓到,这么一群异地来客居然拥有如此之多的火炮,而且在明军到来之前就已经部署到要害地带,这显然不是遵纪守法的良民能干得出来的事。如果这种状况还要硬往上拱,那大概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已经活腻了。

大概是感受到了冯飞的窘迫,高桥南的态度稍稍缓和了一些:“冯大人,展示这些武器是希望让明白,在海汉控制的地方,可以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在下建议单独去与我家主人会面,对而言可不是什么坏事。”

前面几句明显都是扯淡,但冯飞听到最后这句,心中不免微微一动,对方却没有再继续往下说了。

如果来硬的,冯飞知道己方这点兵力肯定不够看,而且对方露了大杀器,现在自己手下这帮人估计也是处于惶惶不安的状态,很难保证还有几分战力。认怂走人,冯飞觉得自己也丢不起这个脸,好歹自己也是这地方的父母官,被这外来客几句话就怼走,手下肯定认为自己是个胆小鬼,那今后哪还有足够的威严来管理奇山千户所?

再说来都来了,不见着正主就回去,那不等于白跑这一趟了?奇山所昨天失踪了十几个士兵,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芝罘湾除了明军就只有这拨海汉人,怎么也得把事情调查清楚才行。

冯飞想清楚前因后果,当下便做出了决定:“好,本官便随去见见家主人,看他有何话说!”

冯飞将罗彪叫到身前,让他带着部队后退百步,让出一段安距离。若是自己两个时辰还未出来,那就不用等了,立刻回城发出警讯,向附近卫所求援。罗彪虽然对于冯飞的决定赶到十分不安,但他也提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只能遵从冯飞的命令。

高桥南见冯飞命令手下后撤,准备单刀赴会,当下也有些佩服这大明武官的胆识,命人撤去路障,将封锁线中间的这条通道清理出来。虽然指挥部并不打算与明军发生正面冲突,但海汉对芝罘岛地区的掌控具备更高的优先等级,所以高桥南在这边把关也是秉承这一理念,首先保证海汉对这一地区的控制权不受影响,其次才是与明军和平解决当下的对峙局面。

这地方距离岛上的指挥部还有好几里地,既然冯飞骑着马,高桥南肯定也不会步行陪同,当下便有人牵了高桥南的坐骑过来。这马肌肉丰满,毛色油亮,肩长颈粗,个头高大,冯飞一见之下不禁夸赞了一句“好马”。不过他见高桥南站在这马旁边,身高才堪堪到这马肩,马镫都快到他胸口了,倒是更显得人矮马高,只怕要踩镫上马都有些困难。

冯飞有心要看他笑话,但高桥南却没有借助任何工具,举手在马鞍上一按,轻轻松松便翻身上了马背,看起来骑术竟是极为熟练。冯飞自己就是带兵的军官,自然知道这等招数看起来容易,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练出来的,足见其马背经验不少,当下对他也是收起了几分蔑视。不过刚才他已经对高桥南以“恶仆”相称,这个时候倒也不好再主动跟对方搭话了。

高桥南却没有将冯飞刚才的态度放在心上,事实上他对自己的定位的确就类似于“恶仆”,只要是国防部或钱天敦下达的命令,他都会坚决去执行,哪怕这命令看起来不合情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扮演好恶人的角色。虽说海汉不兴家臣那一套规矩,但他在自己心中还是默默以家臣的态度在对钱天敦效忠。

指挥部要与地方官府保持和平,以高桥南的经验来看,那无非就两种办法,一是胁迫就范,二是收买拉拢,这姓冯的千户适合哪一种,还是得试过才知道。当然如果两种都不合适,那大概就只有想办法让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然后期待其继任者能有更好的表现了。

“冯大人请!”高桥南一拎缰绳,便驱使坐骑走在了前面,带路向北行去。

冯飞见状也赶紧驱马跟上,他见高桥南并不带任何部下同行,心中倒也有点服这矮子的自信。殊不知高桥南是吃定了他不敢在这地方闹事,就算闹了也逃不出去——刚才那道封锁线可绝不是一人一马就能冲破的障碍。

冯飞注意到有小船不断从芝罘岛运载物资和人员前往刚才那道封锁线的所在之处,看样子海汉人是充分利用了海运的便利,通过芝罘湾将人员物资投放到指定地点。而陆上倒是一片空旷,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从沙洲到芝罘岛这段地方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冯飞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芝罘岛南岸停泊的众多帆船上,先前离得较远的时候还看不清这边的状况,如今虽然还隔着一两里地,但已经能够看清这些大海船的外形了。冯飞一眼看过去,就能确定至少有十艘左右的帆船远远超出了大明关于民间船只大小的禁令,这些船何止四百料,最大的两艘肯定在千料以上了。

造这么大的船,可不单单是违禁的问题了,据冯飞所知,这样的造船技术早就失传,如今连大明官方都造不出这种体量的海船了。这些海汉人若是自行造出了如此之大的海船,那其所掌握的造船技术倒是颇为惊人。当然了,建造这种大船所需的财力自然不是小数目,寻常的海商恐怕也承受不起打造这种大型船队所需的资金。

“像这种规模的船队,我们在南方还有好几支。”高桥南当然注意到了冯飞的视线所在,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让冯飞心惊肉跳的话来。

冯飞原本还在心里琢磨,这海汉人莫非是举族北迁,将部家当都用船搬到山东来了,没想到高桥南居然丢出这么一句话来。如果对方不是在吹牛,那这海汉人的实力就的确相当可怕了。

当然了,这还是因为海汉在四月建国的消息并未传到山东,冯飞只是将海汉人当做了民间组织,却完没料想到这已经是一个在大明南方发展了足足七年的新兴政权。如今海汉所辖地区的总人口已经达到四十万以上,经济实力更是堪比大明几省之力,武装舰队几乎是以一年一支的速度在进行扩张。

冯飞常年在海边镇守,自然能看出这种规模的船队绝非一州一府之地能养活,海汉人如果拥有好几支同等规模的船队,那其在南方的势力范围之大也由此可想而知。不过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冯飞倒是觉得这支船队出现在芝罘岛的确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恶意,毕竟这地方连倭寇都不来了,海汉人若是想来此劫掠人口和财富,多半是要失望而归了。而海汉人一向是以经商闻名,照理说也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当下心情还稍稍放松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