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蓝奏云2020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两千两黄金说起来不少,但朝鲜人送过来的时候其实只用两个小铁箱子也就装下了,看起来并不起眼。王汤姆验过数目之后,便让人贴了封条收起来。这些黄金也不会在舰队里存放太长时间,稍后有补给船队南下的时候便会送去舟山,然后再转运回国。至于舰队在北方的花销,对内是以纸币为主,对外则是纸币加白银的组合,一般极少会动用被执委会列为重点储备物资的黄金。舰队虽然出发时也带了一些黄金,但都是由海汉银行官方发行的金条,而这些从国外收到的黄金则必须先送回国回炉重铸,变成国库里的黄金储备,之后才能再进行调用。

朝鲜人奉上了这笔军费之后,王汤姆的态度总算是稍稍缓和了一些,他倒不是见钱眼开,但这至少是朝鲜人再一次表明了态度,愿意出钱出力请海汉出兵来保卫自己的国家。如果之后联军要在朝鲜国内进行作战,相信也不难让朝鲜当局继续掏腰包提供军费。

不过联军里的另外几家,就没有这个资格享受到来自朝鲜的主动供奉了。他们在北方作战的一应开支只能自行承担,顶多也就是能够统一以联军身份享受由朝鲜提供的战时后勤保障。如果想要在战后回本,建立起一条从南方通往这一地区的独立航线基本就是唯一的办法了。海汉对他们的需求已经开了绿灯,但最终事情能不能成,还是得看他们在战事中的表现而定。

这几家在马尼拉战役中便已经出战过,而且表现都得到了海汉的认可,战后也各自都得到了在当地设立贸易据点,乃至圈地开发的回报。也正是因为尝到了这样的甜头,这几家对进军东北亚都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哪怕海汉声明了这边的局势可能不会像马尼拉那样一战而定,他们也依然坚持要派出部队参与到联军当中来。

联军指挥部很快便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安排,对清国与朝鲜国境附近区域进行更为深入的侦察,以确认清军是否有往边境地区集结大军的动向。主动请战的福建水师也得到了指挥部的信任,将与海汉海军一同行动。而独立团和安南、葡萄牙两国的部队,则将继续待在江华岛,等候前方的消息。同时指挥部也将与朝鲜当局继续交涉,敦促他们尽快完善备战措施,并且朝鲜国内的武装部队也要纳入到联军的指挥体系中来,以保证朝鲜军队能够配合好联军的行动。

“跟朝鲜人打交道的差事就交给了。”王汤姆毫不客气地把锅甩给了留守江华岛的钱天敦:“如果他们有什么差错,也别忍着,我看他们就是欠教训!”

“我当然不会惯着他们。”钱天敦话题一转道:“倒是们去北边也别太大意,要是发现对方兵力占优,就早点往海上撤,毕竟要打起来们两条腿可跑不过四条腿!”

对于进入敌占区执行侦察任务这件事,海汉将领们并没有因为之前在辽东战场上的局面占优就对清军掉以轻心。按照历史记载,清军入侵朝鲜的兵力是超过了十万,即便是刨去其中水分,指挥部认为其作战部队至少也在四到五万左右,而海汉能够投放到朝鲜战场上的兵力,可能还不到其十分之一,所能承受的伤亡更是远不及清军。如果清军已经将大军集结到两国边境附近,再考虑到进入陌生地域执行任务必然会让战斗力大打折扣,这次去北方侦察清军动向的确是有一定的风险。

王汤姆点点头道:“我会小心的,安守则还是得记着的。”

所谓安守则,是由执委会专门给穿越众制定的一些注意事项,特别是在海外带兵征战的将领们,所面临的人身风险必然不小。而像王汤姆、钱天敦这样的将领,其个人安几乎能跟国家安划等号,执委会对其指挥作战期间的行动也有所限制,尽可能避免其身处险境之中。像这次需要深入敌占区内陆的侦察行动,原则上穿越者不能亲自带兵去到一线冒险,顶多在海岸线附近坐镇指挥,钱天敦提醒王汤姆,也是要他保持冷静,不要一时冲动就把个人安抛在脑后。

值得一提的是,在1636年的金州战役之后,皇太极就针对海汉将领开出了悬赏,能活捉海汉在辽东这几名带兵大将的,直接封王封地,即便是拿回人头也同样可以享受高官厚禄。当然这种悬赏更多的只是激励将士杀敌的一种手段,皇太极也没指望能够真的抓到海汉将领。

高清直发美女列车上柔美写真

在接下来的两天中,将领们都聚集在一起研究侦察行动的方案。首先是要确定侦察的目标区域,以前大明与朝鲜的国境交界,便是以鸭绿江为界,东南面为朝鲜地界,西北面为大明辽东都司的辖区,不过如今辽东地区大部分都沦陷于清军铁蹄之下,这条天然国境线也就变成了清国与朝鲜国的分界线。

从沈阳到鸭绿江的直线距离不到四百里,但这期间的地形几乎是山地,要将兵力数以万计的部队,特别是大股骑兵部队,从沈阳方向集结到国境线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清国此时的国力,出征朝鲜对他们的后勤保障能力也将是一次极大的考验。

也正因为这一块区域的地形比较特殊,海汉认为清军的调兵路线无非就那么几条,能够有条件让清军在鸭绿江北岸集结数万部队的地方也只有几处。考虑到海汉前两年便对鸭绿江口附近的海岸线反复清剿过,清军应该也不会选择靠近海岸线的地方作为发动渡江攻势的大本营,所以王汤姆认为清军如果要在鸭绿江附近集结渡江,那么必然会是稍稍靠近上游一些的地方。距离海岸线大约百里,座落在鸭绿江北岸的九连城,是王汤姆认为最有可能被清军选为集结点的地区之一。

九连城始建于金代,因当地修筑了大小九个相连的城堡而得名,东临叆河与鸭绿江,背靠镇东山,战略地形十分险要。明代在这里又修筑了一座镇江城,并驻有上千兵马,是辽东边境上的军事要地,也是与朝鲜通商和外交往来的陆上要道之一。当然了,如今这片区域都落入了满人之手,成为了清国疆域的一部分。

如果皇太极率大军从沈阳出发,可经由白塔铺、秦集堡、威宁营、连山关、通远堡、斜烈站、凤凰城、汤站堡,穿过山区一路行军至九连城,从这里渡江便是朝鲜国的义州了。这条路线是大明时期在这片山地中修筑的唯一一条官道,皇太极如果想要快速在边境附近完成大军集结,基本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而之前由金州驻军发起的侦察行动,只是对鸭绿江口附近作了例行观察,并没有冒险进入到内陆百里,所以并不清楚九连城附近的状况。而朝鲜义州的治所虽然离九连城也就一江之隔,不过十多里远,但所提供的相关情报却是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因为自去年朝鲜向进驻金州的海汉军提供后勤物资开始,后金便封锁了鸭绿江,禁绝了两国的往来。义州的朝鲜驻军虽然也尝试过打探对岸的情报,但又担心被对方抓到把柄发动战事,所以行动并不坚决,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情报收获。

当然了,以朝鲜人此时的表现,即便提供了相关情报,王汤姆也未必敢部采信,肯定还是要亲自走上一遭才能放心。不过在他的强烈要求之下,金尚宪已经让人向汉城发去消息,要求国王下令让北方各州府的兵力向义州方向集结,以免万一清军突然发动攻势,朝鲜这边连半点抵抗之力都没有,一旦鸭绿江防线被突破,那么朝鲜半岛西海岸的临海平原就会成为清军铁骑南下的快速通道,到时候就算海汉出兵,也未必能拦得住这股攻势了。

联军在江华岛花了三天时间进行休整,制定行动方案,这期间虽然金尚宪也试图让朝鲜将领到江华岛加入联军的作战准备会议,但都被王汤姆以各种理由给拒之门外了。在确认朝鲜人不再划水之前,王汤姆可不想让他们参与到联军的行动中来,免得拖了后腿。

五月上旬的某天,三十多艘作战舰船,十艘运兵船,八艘补给船所组成的舰队,在晨雾中缓缓驶离了江华岛的码头,向西北方向进发。

这支舰队中包括了许裕拙所率的十艘隶属于福建水师的战船,能够在这次行动中争取到打头阵的机会,他也是十分兴奋。安南和葡萄牙的两位同行都对他能得到这样的机会表示了羡慕,但这次北上只是侦察为主,所以另外两家虽然也想出战,但王汤姆已经不需要更多的参与者了。

海汉前两年的海上反复剿杀,已经让后金为数不多的海面武装损失殆尽,剩下寥寥无几的战船也几乎都不会再主动出海活动,所以目前黄海地区对海汉而言基本是属于安区,不需要担心在这片海域遭遇敌人,可以放心大胆地行进。舰队也会趁此机会将朝鲜半岛西北方向的海岸线再摸一遍,对手头掌握的地图资料进行核对校正。

虽然时间已经进入五月,但由于小冰河期的影响,北方的温度却是常年都处于二十度以下,即便是盛夏时节也不会有强烈的炎热感。第一次出征至这一地区的南方士兵,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感冒或者水土不服的症状。好在军中对此准备得十分周,都有相应的药物进行及时处置,并没有在船上出现大面积的病患。

从江华岛出发两天之后,舰队在曾经驻扎了东江镇军民的皮岛西侧驶过。不过岛上军民在去年就已经悉数迁去了金州安置,如今这个岛上基本已经没有人烟,重新成为了一个荒岛。附近的铁山、宣川、定州等地的官员去年还曾为送走了岛上的明军而松了一口气,认为不再向其提供补给可以缓解地方上的压力,但不过一年时间,来自北方的军事威胁又让他们怀念起了东江镇明军驻扎在附近的那种安感。哪怕当时岛上的明军因为缺乏物资供应都饿得瘦骨嶙峋,根本不足以支撑高强度的战斗,但对朝鲜人来说却依然是战时强大的靠山。

不过朝鲜人也知道要烧香就到大庙烧才灵验的道理,眼看着明军已经靠不住了,能在金州把后金军队打得步步后退的海汉军显然才是真大腿,于是果断地找到海汉求援。虽说海汉人提出的各种要求比当初驻扎在皮岛的明军要多得多,但这在朝鲜官员看来却是理所当然,毕竟实力在这里摆着,多要些钱粮民夫那也是正常的。

王汤姆虽然拒绝了朝鲜派部队参与此次侦察行动的要求,但还是带上了朝鲜官员金尚久,以便在有突发状况的时候可以让他上岸去联络本地的官府。不过对于侦察行动的具体安排,指挥部依然没有向金尚久透露太多,所以他也只能像之前一样,继续在这段航程中做一名看客。

“如果运气好,就当是出来游山玩水一圈,几天之后就可以回去了。如果运气不好……那我们可能会在这附近撞上清军的大股部队,说不定会直接交手。”王汤姆对金尚久说道:“当然金大人也不用紧张,我不会安排下船去跟清军打仗,只需要待在这艘船上等消息就行了。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连清军的影子都不会看到。”

金尚久对此颇为不解:“既然是王将军说的这么轻松,那为何贵军不愿带上我国军队一同行动?”

王汤姆干咳两声,拍拍金尚久肩膀道:“金大人,正是因为没有带贵国军队一同行动,我才能把这事说得这么轻松啊!”